相关文章

重庆这条老街虽然很新,但好玩却是真的

来源网址:

重庆被两江环绕,拥有便利的水运交通,众多的水码头是这座城市历史的见证。在重庆南岸区,就有著名的“五渡口”,它们分别是黄葛渡、海棠溪、龙门浩、玄坛庙,以及重庆游品要重点说的弹子石。

弹子石老街,在19世纪初开始兴盛,当初那繁荣的场景与现在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只不过,伴随着历史的变迁,原有的弹子石老街已经被毁坏,最终消失。

而后世想要复现当年的盛况,于是,在经过一轮的开发建设之后,全新的弹子石老街出现了。

01

开埠与城市坡地

在弹子石老街开街之初,就获得了国家4A级景区的授牌,而且其主题也非常鲜明:开埠文化与城市九级坡地地貌。

其实,两个关键点都很容易理解。开埠文化,这是重庆水码头在开埠后所必然保留下的文化,而城市九级坡地,则是源自山城的特殊地形。也因为这样的地形,前往弹子石老街,就有了两种选择。

从弹子石长嘉汇看渝中半岛

其一,由下至上,先到达长嘉汇购物公园,然后沿着这坡地地形,慢慢感受弹子石老街。

其二,由上而下,由弹子石新街进入,抵达位于百岁坊的入口,由此开启你的弹子石老街之旅。

虽然名为弹子石老街,但是这只不过是沿用曾经的名字罢了,这里经过重新设计,将开埠和川东民居的建筑风格进行了结合,同时,也对历史上一些重要的建筑进行了复建。

从百岁坊进入弹子石老街,这里就是最高的一级城市坡地了。这座百岁坊,上方书写着“誥封奉政大夫王信文妻宜人鍾氏”,作为复建的牌坊,在细节上和之前的本尊还是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异。

02

一德堂

下一级坡地上,最醒目的当属这座典型的西式建筑,一德堂。一德堂是一座哥特式建筑风格的基督教堂,是重庆开埠之后所修建的。原本的一德堂已经不存,现在的一德堂是在原址基础上进行复建的。

如今的一德堂,也同样肩负着传统教堂的职责,除了定期举行各种集会活动,也提供给新人举办婚礼。当天的一德堂内,我们就正好遇见一对新人正在拍摄婚纱照。

想要追求这种异域风情的新人,应该会比较偏爱这里。

03

精灵神鹿

在弹子石老街里,能够见到多个站立于顶端的精灵神鹿,而正是它在保佑老街的平安,并且传承老街的历史。

在弹子石老街兴盛之初,因为这里大部分建筑都采用木质结构,因此对于防火的要求极高。为了能够方便观察,于是就树立起了巨大的木杆,并且在木杆顶端设立环形平台,方便执勤人员能够观察老街的整体情况。

而如今,现代化的科技已经能够取代传统的瞭望塔,于是就用这精灵神鹿放置在顶端,作为一个替代,同时也起到一种祈求保佑的作用。

04

四院之王家大院

弹子石老街里,几乎很少能够遇到非常宽阔的平台区域,坡地的特殊地形,使得这里总是由各种阶梯相互连接构成。而这曲曲折折,同时也四通八达的地形,甚至会让人有迷路的风险。

不过,其实只要确定一个方向,一直向下或者一直向上,应该还是没什么大问题。

弹子石老街里,也曾有许多的大户人家。作为其核心的景观,“一街两埠四院十景”中的四院分别就是王家大院、孙家花园、夏家大院、青阳公馆。

这些建筑都尽可能还原了历史上的面貌,同时,也已经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商业开发。有一些地方甚至让人感到有一些意外。比如这里就明确地写着:院内拍照10元/人,还美其名曰拍照有价美丽无价,不知道各位会怎么看?

王家大院,应该算是弹子石老街里,规模最大的私家院落了。据相关的资料介绍,王氏家族是随着湖广填四川来到重庆定居的,而其后人王信文(和百岁坊对应上了)看中了弹子石水码头的交通便利,于是开始以盐业为生,并且借此得以发家致富。

就连王家沱这个名字,也是因为王家大院所在地而得名。

历史上的王家大院一度非常繁盛,不过也在历史变迁中没落,王家后人也已经离开故土。王家大院曾被评选为重庆52个消失的历史记忆点之一,因此,在复建弹子石老街的同时,也在原址基础上复建了王家大院。

如今,在王家大院内部,还单独设立了巴渝盐商文化厅,在展现古代盐商文化的同时,也是对王氏家族的一种纪念。

05

最后的晚餐

作为对弹子石老街的商业开发项目,这里自然也汇聚了很多的商业品类,不过,其中最为吸引人的,自然还是各种餐饮。

“搭飞白、看稀奇、捡耙和”,这些地道的重庆言子儿,也代表了非常具有重庆特色的各式小吃,作为嘴馋时的消遣,它们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。

而像是抄手、包子、小面这一类通用的美食,就更是大家所喜闻乐见的了。

如果想要来一顿大餐,那也是能够满足你的,部分人气很旺的餐馆,可能还需要取号排队,而大家也非常乐于接受这样的安排。

有时候,弹子石老街里的一些细节设计,也会让你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虽然可能装饰性会强于实用性,但这正是商业开发需要具备的。

弹子石老街,严格意义上来说,并不是真正的老街,而是后续才修建的一条新街。很多人会反感这样的人造景观,不过,除了原始森林这样的地方,景点不都是人造的吗?

老街本就不复存在,有效的商业开发,结合一定的历史文化,这样的创造已实属不易,又何必还要过多苛求。